- 北京赛车信誉群:站长推荐微信▓▓σσ同步【接待7896855】9.9赔率信誉网(大额无忧,安全放心)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现代故事 >

时间:2018-05-15 06:30 点击:
刘然,1988年出生于山东郯城县农村,父母靠种菜、卖菜供她读书。2011年夏,刘然从山东科技职业技术学院毕业,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直到2012年4月,她才在一个校友的介绍下,应聘到临沂一家(沂锋)进出口公司任出纳,月薪3000多元。 刘然兢兢业业,47岁
  刘然,1988年出生于山东郯城县农村,父母靠种菜、卖菜供她读书。2011年夏,刘然从山东科技职业技术学院毕业,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直到2012年4月,她才在一个校友的介绍下,应聘到临沂一家(沂锋)进出口公司任出纳,月薪3000多元。
 
  刘然兢兢业业,47岁、分管购销业务的副总徐学坤对她很关照。一天,她和一个大学同学在网上聊天,同学告诉她初入职场,最好要和某个领导搞好关系,寻找一个保护伞,刘然脑海里顿时想到徐学坤:徐总在公司很有地位,又对她不错,如果有他罩着,不会有人欺负她,以后工作和升职也定会顺利得多。
 
  刘然开始主动和徐学坤走近,常去他办公室汇报工作,给他端茶递水,每次回老家都会带些榨花生油等土特产送给他。
 
  一次,刘然给客户打款时多打了1000多元,徐学坤主动站出来替她担了责,刘然既感动,又暗喜。有一个关系不错的女同事提醒她:“你别和徐总走得太近了。”刘然却不以为然。不久,刘然和在一家木业公司工作的临沂男孩周照同相恋。怕男友误解,刘然在他面前从未提及徐学坤的事情。
 
  2013年5月初,徐学坤带刘然和另一位下属出差去莒南收购春茶。他们直接从茶农手里收购,每单由公司给茶农开具一张凭证,注明等级、收购价、数量和总价,同时记流水账,收购完成后,按汇总的金额到税务部门补开发票入账。在莒南收购一天后,那位下属被徐学坤临时安排前往蒙阴等地了解市场,徐学坤自己负责等级评定和定价,刘然负责付款和记账。
 
  5月9日晚饭后,徐学坤邀刘然一起出去散步聊天,得知她父母很辛苦,母亲心脏不好,他说:“你要多挣些钱,让他们轻松轻松。眼下有个机会,咱们能一起搞点钱。”刘然满脸茫然,他解释道:“现在,负责收购的仅我们俩,具体花出去多少钱,没别人知道。回公司前,咱们重新做一笔账,给农户开的单据也再弄一套,把每单的收购价格都上抬一些……”
 
  刘然吓得打了个激灵:“徐总,这是犯法的呀!您不是试探我的吧?”徐学坤轻轻笑道:“别大惊小怪,也不要担心,王禾(总经理)正在国外考察,这样的机会很难得,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万无一失。”刘然半天才蹦出一句:“徐总,我不敢,觉得这样不好。毕业前,会计老师专门交代过我们,做这行,不要贪心,不要违规。”徐学坤哈哈大笑:“当老师的能怎么说?你再好好想想。”当晚,刘然一夜无眠。
 
  第二天,徐学坤在收购中比前一天刻意压了一点价。一天的收购结束后,徐学坤又把刘然叫到自己的房间,做她的工作。见她还是胆怯,他露出愠怒的神情:“我跟你商量这个事,是看得起你,也信得过你,而且你也跟我一样受益。你不做算了,只当我没说!”
 
  刘然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害怕失去领导信任,更害怕失去这个她认为的保护伞,害怕得罪他。左思右想,她最终下了决心,不过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徐总,真的会没事吗?”徐学坤给她倒了一杯水,说:“傻丫头,有我在,不会让你有半点风险的!”
 
  就这样,刘然开始按照徐学坤的安排,每天晚上重做当天的收购流水账,并另外开具一套虚高的收购凭证。5月17日,他们完成了预定的收购任务。当天下午,刘然把真账和假账间的差价70万交到徐学坤手里。18日一早,她心惊胆战地跟徐学坤一起返回公司。随后,在徐学坤的安排下,她完成了报账手续。她心里仍不踏实,徐学坤要给她30万,胆小的她不敢要那么多。过了两天,徐学坤趁无人时塞给她一个信封:“先给你5万,你存起来,需要我再给你。”刘然想拒绝,徐学坤板起脸来:“拿着,这是必须的!”刘然抖着手把信封装到了口袋里。当天下班回到宿舍,她还忐忑不安,总觉得要出事。男友周照同来看她,她也自始至终心神不宁,连亲热也心不在焉。周照同问她怎么了,她不敢说实话,只说是累的。
 
  一个月后,徐学坤又和徐然一道在苍山县的银杏收购项目中如法炮制。徐学坤拿了15万,刘然得到5万。她一直惴惴不安,把10万元钱偷偷存起来。存单改放了很多地方,放在哪都觉得不安全,有时睡着了,她也会突然梦到有人来抓她,要跟她核对账目,并满头大汗地惊醒过来。一天,徐学坤和她一起向总经理王禾汇报收购情况,她因为心慌,居然说得颠三倒四,幸亏徐学坤不断打圆场,王禾才没有多疑。
 
  让刘然没想到的是,徐学坤其实早就觊觎她的美貌,利用她贪小财和有求于自己,性格又很软弱和爱面子的弱点,现在又有把柄捏在他手里,他便蠢蠢欲动,胆大妄为起来。此后,每次单独在一起,他都会动手动脚,先是拍拍头、拍拍肩,后来开始摸这摸那,越来越过分。刘然既排斥、回避,又怕惹恼了他,心里纠结万分。一次,徐学坤要抱她,她慌张地躲开,他竟然点了一支烟说:“你知道吗,那件事,一旦案发,你一辈子就毁了!我不一样,我有人脉,谁也不敢动我……”刘然脑袋“嗡”的一声,如跌入陷阱!
 
  10月初,徐学坤妻子去北京看望上大学的儿子。一天下班后,徐学坤打电话给刘然:“我得到消息,那件事似乎有人察觉了!咱们得好好商量一下对策。你在九州超市等我吧。”刘然紧张不已,不敢不去。
 
  见面后,徐学坤把刘然带到家里。他先陈述了利害关系,刘然吓得面色发黄。这时,他又大包承揽地说:“我想过了,有问题我全部承担。你放心,那事与你没任何关系。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一边说着,他一边伸出手,紧紧搂住她。刘然挣扎一下,又放弃了,最终流着眼泪选择了屈从,任由他摆布……
 
  离开徐家,刘然双腿如同灌了铅,内心承受着说不出的痛苦和煎熬。自己本想在职场上寻求“保护伞”,结果却连自己的尊严和清白都丢掉了,甚至还面临着坐牢的威胁……这天晚上,她回去后,男友发现她情绪极不正常,再次追问她发生了什么。任凭他怎么询问,她都说没事。可是他们在一起,他却再也看不到她脸上曾有的那份开心,这让他百思不解。
 
  刘然最痛苦时曾自我安慰:也许徐学坤慢慢就会放过自己,不再纠缠她了。可天真的她没有想到踏出了第一步,她便失去退路,再难回头!随后的几个月,徐学坤又一次次约她,要挟她在一起,跟他发生关系。无奈中,她只好自咽苦果……而每一次,她总是暗暗下决心,说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一定不再这样了!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分页:12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