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赛车信誉群:站长推荐微信【接待55523048】    
当前位置: 首页 > 0信誉群 > 诗歌 >

致敬新诗百年 民进首部新诗读本日前出版发行

时间:2019-01-20 19:46 点击:
摘要: 新诗百年,百年纪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新诗也进入了新的时代。民进的诗人们,正信心满满的希望与广大诗人们一道,为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诗歌力量”。 中国网北京12月8日讯(记者 和

摘要:新诗百年,百年纪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新诗也进入了新的时代。民进的诗人们,正信心满满的希望与广大诗人们一道,为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诗歌力量”。

中国网北京12月8日讯(记者 和海佳)致敬新诗百年,民进首部新诗读本《中国新诗百年-民进百名诗人诗选》近日由开明出版社出版发行,是民进首部新诗读本。

在民进诗人的支持下,历经一年多时间的征集、编选,《中国新诗百年-民进百名诗人诗选》于2018年12月在京正式推出,该书按“百年百人百首”体例,选入了100位民进诗人的100首精美诗歌。

2018年是中国新诗诞生一百年。一百年来,中国新诗与中国人的百年命运息息相关,与现代中国人的生活、情感、思维有着内在的紧密关联,早已成为中华民族文化传承中重要的精神财富。

据悉,在中国新诗一百年的发展历程中,作为以教育文化出版为主界别的中国民主促进会没有缺席,以叶圣陶、郑振铎、冰心、赵朴初、柯灵、陈芦荻、唐湜、赵丽宏等为代表的民进诗人,为中国新诗的兴起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相关阅读

百年为契,开启新诗复兴之路

——《中国新诗百年·民进百名诗人诗选》序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曾经骄傲一时,也热闹一时的中国新诗,随着生活快节奏和市场经济潮流的到来谢幕了,随着诗歌盲目过热的“探索”与“怪招”迭起消沉了。紧接着,那些曾经热衷于诗歌青睐于诗歌的人们被迫(或者由于一直不够坚定,或者生活不再允许)走进了消沉时期。当然,至于那些急功近利,自命为诗歌代言人,时刻在打着诗歌主意的人更不用说了,无功可急无利可近,他们早就溜之大吉,做了鸟兽散。

眼下,随着网络的兴起与发达,诗歌似乎又随时随地满大街地兴盛了起来,尤其是微信群朋友圈,新诗旧诗此伏彼起,热闹煞是非凡。但靠得近处,仔细端详,又是良莠不齐,泥沙俱下。总之,如无首群龙,如脱缰野马,四海纵横,五花八门,还是叫人难以看到什么前景和希望。看来,诗歌之“昨日黄花”的命运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变得了的。

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在等待着立志振兴诗歌的人们。

新诗也好,旧体也罢,真正的诗歌虔诚者是不愿接受诗歌失败的惨痛命运的,诗人们时刻准备着“东山再起”。悲情时刻,是没有太多选择的,诗人们现在的任务与主题是坚持和做好伟大复兴的必要准备。

时间进入2018年,恰逢中国新诗百年,我想这或许就是一个契机!

2018年9月21日上午,中国新诗百年纪念大会在北京大学举行,来自国内外的诗人、学者,出版界、传媒界代表以及北大师生300余人参加大会。

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在致辞中指出,北京大学作为中国新诗的发祥地,伴随着新诗走过整整一个世纪,推动新诗从无到有、从稚拙到成熟的伟大蜕变。2018年是中国新诗的百年纪念之年,他希望能够在新诗的百年传统中不断汲取守正创新的精神滋养,并表示北京大学将继续秉承“常为新、敢为先”的精神,扎根中国大地,踏实做好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为新时代中国新诗的发展和民族文化的创新与繁荣贡献北大力量。

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院长谢冕回顾了新诗诞生、发展到日臻成熟的历程。他指出,正是因为有了白话写作的自由体新诗,中国人实现了与世界诗歌“对接”以及通过诗歌自由表达现代人情感的百年梦想,一代代中国诗人也通过新诗创作,为民族的觉醒与解放、文化的改革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勉励当代诗人和学者,在坚守诗歌本原的同时,开创中国诗歌纷繁多彩的多元格局,推动中国诗歌迈向伟大复兴的新时代。

中国新诗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产物,以1918年1月《新青年》杂志发表胡适、沈尹默、刘半农等人的首批“白话诗”,以及胡适《尝试集》的诞生为标志。相对于旧诗传统,新诗通过变革汉语,完成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诗界革命”。

见证中国新诗诞生的《新青年》以及胡适(《尝试集》)、郭沫若(《女神》)、冰心(《繁星》)、康白情(《草儿》)、徐志摩(《志摩的诗》)等诗人的早期新诗集,至今仍如红灯高照,熠熠生辉。一百年来,中国新诗与中国人的百年命运息息相关,与现代中国人的生活、情感、思维有着内在的紧密关联,早已成为中华民族文化传承中重要的精神财富。

在中国新诗一百年的发展历程中,作为以教育文化出版为主界别的中国民主促进会自然不会缺席,尤其是以叶圣陶、郑振铎、冰心、赵朴初、柯灵、陈芦荻、唐湜、赵丽宏等为代表的民进诗人,为中国新诗的兴起与发展也有着巨大的贡献!

先后担任过民进中央副主席、名誉主席的中国诗人、现代作家、翻译家、儿童文学作家冰心,曾经在她的一篇回忆文章中写有这么两段话:

“五四”运动的时候。我还在大学预科,新文化的高潮中,各种新型的报刊多如雨后春笋,里面不但有许多反帝反封建的文章论著,也有外国文学的介绍批评,以及用自话写的小说、新诗、散文等。在我们求知欲最旺盛的时候,我们在课外贪婪地阅读这些书报,就是在课内也往往将这些书报压在课本底下,公开的“偷看”,遇有什么自己特别喜欢的句子,就三言两语歪歪斜斜地抄在笔记本的眉批上。这样做惯了,有时把自己一切随时随地的感想和回忆,也都拉杂地三言两语歪歪斜斜地写上去。日子多了,写下来的东西也有相当的数量,虽然大致不过三五行,而这三五行的背后,总有些和你有关的事情,看到这些字,使你想起很亲切很真实的情景,而舍不得丢掉。

这时我偶然在一本什么杂志上,看到郑振铎译的泰戈尔《飞鸟集》连载(泰戈尔的诗歌,多是采用民歌的形式,语言美丽朴素,音乐性也强,深得印度人民的喜爱。当他自己将他的孟加拉文的诗歌译成英文的时候,为要保存诗的内容就不采取诗的分行的有韵律的形式,而译成诗的散文。这是我以后才知道的。《飞鸟集》原文是不是民歌的形式,我也不清楚),这集里都是很短的充满了诗情画意和哲理的三言两语。我心里一动,我觉得我在笔记本的眉批上的那些三言两语,也可以整理一下,抄了起来。在抄的时候,我挑选那些更有诗意的,更含蓄一些的,放在一起,因为是零碎的思想,就选了其中的一段,以繁星两个字起头的,放在第一部,名之为《繁星集》。

这里虽然谈的是冰心当年如何进入新诗创作的,但实际上也见证着冰心,见证着中国民主促进会发起人之一、著名作家、诗人、学者、文学评论家、文学史家、翻译家、艺术史家、收藏家、训诂家郑振铎对中国新诗的贡献。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