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赛车信誉群:站长推荐微信【接待55523048】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生肖 > 婚配 >

袁世凯最宠爱的儿子,死时只剩20块钱,四五千人给他披麻戴孝

时间:2019-01-24 01:05 点击:
历史经验表明,每一个牛逼的老爹都有一个或文艺或2B的儿子,袁世凯也不例外。袁家的后世子孙中不乏名人,而他最文艺的儿子当数次子袁克文。袁克文是袁世凯做驻朝

袁世凯最宠爱的儿子,死时只剩20块钱,四五千人给他披麻戴孝

袁克文被称作“民国四公子”之首。身为有钱、有势、有才、有貌的“四有”男人,招风引蝶也便顺理成章。十五六岁时,他在大哥的熏陶下,游刃有余地出入妓院。由于大姨太对他过于溺爱,家里人对其行为不敢说半个不字。袁克文一次在外宿娼不归,生母金氏实在看不下去,便将袁克文痛打了一顿,大姨太不干了,不但和金氏大闹了一场,还放下狠话,声言谁要是敢把这件事告诉袁世凯,自己就和谁拼命。可时间久了,袁世凯还是听到了些风言风语,但他知道自己管也管不了,便装聋作哑。摊上如此父母,袁克文更加放荡不羁。

最初,袁克文只是嫖娼,稍稍大些,便“子承父业”,开始走马灯似的娶妻纳妾。

袁克文的妻子叫刘梅真,两人感情并不坏。如果放在今天,袁克文最多是在外面包个二奶,犯些“男人经常会犯的错误”;可在当时,有钱有势的男人娶几个小妾完全可以随心所欲。于是,情韵楼、小桃红、唐志君、于佩文和亚仙,纷纷登场,这五个人还只是有名分的,没有名分的据说有七八十个。虽然在纳妾方面,袁克文比他爸袁世凯少纳了四个,可情人数量上绝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自恃与袁克文感情笃定,刘梅真开始也曾一哭二闹三上吊地折腾,不想与他人分享丈夫。可袁世凯的一句话便立马断了刘梅真所有的念想:“有作为的人才有三妻四妾,女人吃醋是不对的。”袁克文才纳五个妾你便不依不饶,这不是明摆着打你公公的脸吗?

女人多了,吃醋吵架自然在所难免,尤其是当袁克文不停地去外面嫖宿,甚至最后发展到长住旅馆的地步时。袁克文一回到家,正室与姨太太们便蜂拥而来,在其耳边大弹怨妇曲儿,袁克文既不回嘴,也不辩解,只是哈哈大笑,笑完了,扬长而去,该怎样还怎样。女人们闹啊闹的,最后连自己都没了脾气。

袁世凯最宠爱的儿子,死时只剩20块钱,四五千人给他披麻戴孝

在女人堆里,袁克文一路攻城略地,无坚不摧,然而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女人—号称“民国第一才女”的吕碧城。遇到吕碧城,年轻的袁克文才知道,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感觉是何等畅快淋漓。

那时的吕碧城风华正茂,虽是待字闺中的女儿身,却是《大公报》的第一个女记者,又是一个以笔为戈、纵论时政、呼吁女性解放的剑客。她在文章中所表现出来的豪放不羁的个性与横刀立马的气概,深为民国女性所向往。一时间,中国文坛乃至整个社交界,形成了“绛帷独拥人争羡,到处咸推吕碧城”的景观。秋瑾被杀,吕碧城因与秋瑾相交甚密受到牵连。幸运的是,官府抓捕吕碧城的公文落在了时任法部员外郎的袁克文手上。

虽然18岁的袁克文是个醉卧烟花巷的公子哥儿,而且从未与吕碧城谋面,但年轻的他却有一腔的正义。此前他便对她的名字早有耳闻,他欣赏她的才学,钦佩一个弱女子竟能慷慨纵论国事,并积极投身社会公益事业,加之世人皆知袁世凯对她的器重,如果吕碧城被捕,必将成为政敌攻击袁家的借口。于是,袁克文找到父亲,陈述利害。袁世凯当即宣称,若有书信来往便是同党,那自己岂不也成了乱党?吕碧城因此逃过一劫,并与袁克文相识。

虽然吕碧城比袁克文大七岁,但其满腹才情却令袁克文初见时便对其赞叹不已。然而,当有人为他们做媒时,吕碧城却答复:“袁属公子哥儿,只许在欢场中偎红依翠耳。”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下了如此的定义,无异于将其打入冷宫。睿智、知性如袁克文,从此对吕碧城再无念想,只将一腔欣赏与爱慕,埋藏心底。

袁世凯最宠爱的儿子,死时只剩20块钱,四五千人给他披麻戴孝

以后的日子,两人一有空便聚在一起,饮酒、谈诗。吕碧城惊讶于这个公子哥儿竟有如此的才情与韬略,她倾慕他的才华,感叹他竟能如此坦诚地阐述自己与其父不同的政治立场,她同情他的志不得抒,却也明了,这样一个风流男人绝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纵使此刻郎情妾意,千万场繁华过后也终不过一场落幕的序曲,与其他年失意后暗自神伤、独守那份空枝寥落的寂寞,不如干脆做个不执拗于尘世欢爱的红颜知已。

于是,各怀心事的两个人只谈诗赋,不言其他。

可怜的袁克文,面对自己无限倾慕的吕碧城,内心一次次掀起万丈波澜,浮现在脸上的,却依旧是淡然安适的风平浪静。那些岁月,两个人你一觞我一盏地对饮着,没有爱憎,没有纠缠,有的只是歌赋,只是酒。

18岁的袁克文与25岁的吕碧城就此错过,如两条交叉线,相遇之后,越走越远。

由于大姨太极为溺爱袁克文,袁克文向她要钱时,她从不问钱的去处,有时数目实在太大,便想法向袁世凯要了转手给他,如此,袁克文从小便养成了花钱如流水的习惯。如果他老爸还活着,当然流水有源,不至枯竭,可一旦大树没了,那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于是乎,一个集吃喝嫖赌毒于一身的男人,败家终是必然。

袁世凯最宠爱的儿子,死时只剩20块钱,四五千人给他披麻戴孝

袁克文喜欢唱戏,这在当时非常烧钱。一次,他回北京,准备唱一出最拿手的《游园惊梦》,大哥听说后,觉得他的行为着实“玷辱家风”,于是派警察总长去抓袁克文,准备把他押起来。可警察到了戏院,袁克文却令自己的徒弟们堵死了前后门,不让警察进来。无奈,警察总长亲自出马,劝他不要再唱了,结果袁克文慢条斯理地说:“明天还有一场,唱完了,我就不唱了。”最终,无论大哥怎么生气,还是不得不让他把这场戏唱完。只这两场戏,便花去袁克文近4000块大洋。

更有甚者,文质彬彬的袁克文不仅在天津开香堂,后来竟跑到上海当起了“青帮”老大。谁都知道,无论开香堂还是当老大,都需要真金白银顶杠,否则那一帮兄弟怎肯对你俯首称臣?

袁世凯过世分家产时,袁克文没少得钱,但大太太说得有理:四子、三女、几个姨太太,这一大家子要吃喝拉撒,孩子们要读书结婚,哪个不需要钱?你一个大男人不从外面往家拿钱也就罢了,怎么好意思再向家里要钱呢?想想也是,于是,不得已,自谋出路吧。

以他的文采与名望,在政府部门谋个一官半职太容易了,当时张作霖和张宗昌也主动邀请他去做事,但都被他婉拒了。在他看来,父亲执掌江山时自己便不问政事,如今不是自家的天下了,自己更不会俯首于他人。不去当官可以,可饭总得吃啊?怎么办呢?卖字吧,好赖他写得一手好字,维持生活还是没问题的。于是,重压之下,昔日的“二皇子”毅然加入到了自由撰稿人的行列。袁克文给《北洋画报》写字,赚得也不少,可这位习惯了不务正业的同学对钱的概念却是有用的就行,于是乎,每每没钱花了,他便写上几个字,一旦手头有了钱,便继续大手大脚地挥霍。

袁世凯最宠爱的儿子,死时只剩20块钱,四五千人给他披麻戴孝

1931年2月,袁克文得了猩红热,终日发高烧。高烧退了,他便急匆匆地从家里跑到长期包住的国民饭店四号房间,叫了一个妓女来嫖宿。回到家里,又发起了高烧,两天后,不治身亡。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