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赛车信誉群:站长推荐微信【接待77728849】    
当前位置: 首页 > qq日志 > 个性日志 >

天下得失:黄埔首任校长蒋介石的性格与事功

时间:2019-03-08 22:19 点击:
今年是黄埔军校建校九十周年,一位民族主义情绪强烈、独断、多疑、事必躬亲的男人成为黄埔军校的首任校长,他就是蒋介石,在他长达57年的日记里都记录下什么样的

天下得失:黄埔首任校长蒋介石的性格与事功

2006年3月,胡佛研究所首次公开蒋介石日记。之后,蒋介石日记在学界、历史爱好者中广泛传播。

       黄埔军校首任校长蒋介石写日记约始于1915年,止于1972年8月。
       蒋介石从28岁一直写到85岁,直到去世前3年才停下笔。这一年,蒋介石手肌萎缩,已不能执笔,因此停止了长达57年的写日记习惯。
       蒋介石日记在蒋本人去世后,经由蒋经国、蒋孝勇、蒋方智怡等人转存,最后于2004年寄存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
       2006年3月,胡佛研究所首次公开蒋介石日记。之后,蒋介石日记在学界、历史爱好者中广泛传播。有人认为,蒋介石日记足以改写中国近代历史。但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金以林并不认同这一看法。
       金以林认为,蒋介石日记丰富了人们对于近代中国的许多认识,其价值更多凸现在新闻价值方面,但几乎谈不上改写中国历史。目前在台湾国史馆保存的《蒋介石档案》,其价值远高于蒋介石日记。
       尽管如此,蒋介石日记在学界掀起了一阵研究热潮,国内的研究著作如《天下得失——蒋介石的人生》(汪朝光、王奇生、金以林著)、《找寻真实的蒋介石》(杨天石著)等均已出版。
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在2006年到2009年陆续派十余专家,历时三年前往胡佛研究所抄录蒋介石日记。
       作为其中一员,金以林也在胡佛研究所花了五周时间抄录部分日记。字迹清楚,好读,是蒋介石日记带给金以林最直观的感受。
       蒋介石早期记日记,几乎一天一页,在抗战时期,一天甚至达到两三页。

天下得失:黄埔首任校长蒋介石的性格与事功

蒋介石从28岁一直写到85岁,直到去世前3年才停下笔。

       蒋介石在坚持写日记,也定期自省,每周、每月、每年都写下了自己的反省。金以林用“刻板”来形容蒋介石这些雷打不动的习惯,蒋在自省过程中,同时表现出其内心对将来的规划。
       金以林在研究蒋介石日记后,得出结论:蒋的民族主义情绪非常强烈。自从1928年日本侵略者制造济南惨案后,蒋介石每天就在日记之首写有“雪耻”二字,连续十多年,一天都没有间断。
       “如果说是他装出来的,一个人要能装成这样,也真是不容易。我个人理解,他还真不是装的。”金以林笑称。
       学界普遍承认,蒋介石继承了孙中山的民族主义遗志。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中,排在第一位的即是民族主义。“若不实现民族独立,就谈不上民权和民生,因而蒋介石是一位坚定的民族主义者。”金以林如此评论道。
       尽管世人对蒋介石的一生褒贬不一,但金以林认为,必须承认蒋介石坚持抗战,有功于民族。
       蒋介石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之下,能够坚持抗战,赢得胜利,已很不容易。
       在金以林看来,蒋介石的“消极抗战”也是抗战。早在1938年国民党召开的临时全国代表大会上,他即提出“抗战建国纲领”,抗战是为实现民族独立,建国是为实现民生。
       在抗日时期,国民政府的对日和谈和对外求援是其抗战战略的一部分。虽然国民政府以和平途径制止日本侵略的目的未能实现,但其对外求援对抗战胜利产生了正面影响。
       著名历史学家胡绳主编的《中国共产党七十年》也肯定了蒋介石在抗日战争中的功劳:“国民党最高领导人承认第二次国共合作,实行抗日战争,是对国家民族立了一个大功。”
       1995年,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原所长刘大年为“中国抗日战争史丛书”所写的总序中提出:“有蒋介石、国民党的参加,才有了全民族的抗战。否则全民族的抗战就无从实现,一时实现了也无法坚持下去。抗战期间蒋介石虽然没有放弃反共,也没有放弃抗战。”
       刘大年也认为,从民族战争的角度看,蒋介石、国民党在抗战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应该得到客观、全面的理解。
蒋介石性格:独断、多疑、事必躬亲
       近年来,随着蒋介石日记陆续开放,学界对于蒋介石的性格研究也逐步深入。
       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若是平民百姓,他的性格仅决定他个人及其家庭的命运;若是国家元首,他的性格很可能影响到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在一个政治没有走上轨道的国家,国家元首的性格对政治的影响尤其大。
       《天下得失——蒋介石的人生》开篇即把国家元首的性格与国运联系在一起。
       “蒋介石是一个具有鲜明个性的政治家,其鲜明的个性特质势必影响到国家政治。”该书的作者之一、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王奇生这样写道。
       王奇生用三个词总结蒋介石性格:独断、多疑、事必躬亲。

天下得失:黄埔首任校长蒋介石的性格与事功

(左起)毛福梅、王采玉、蒋介石,王采玉怀中为幼年蒋经国。

       蒋介石9岁丧父,自幼与母亲生活。蒋介石对于母亲的情感,“无论母亲生前,还是母亲死后,依恋之深,感怀之切,且持续数十年形诸笔墨的深情表达,连他本人也自认异乎寻常。”
       在蒋介石的童年记忆中,孤儿寡母,孤苦伶仃,孤立无援,寡母是他唯一可敬可信的人,其他人都不可信赖。正因为从小缺失对人的“基本信赖”,养成蒋介石成年以后幽暗多疑的心理和性格。
       蒋介石认为:“天下事之难,莫难用人及用于人也。”
       一方面,他非常看重别人对他的信任与忠诚,另一方面,他又十分疑心别人对他的信任与忠诚。
       蒋介石总是回忆他小时候,孤儿寡母如何受人压迫,受人欺负,受人冷眼。因此自卑,又自尊。对别人的控制、驾驭有着强烈的抗拒情结,对外界的轻忽、怠慢更是高度敏感。
       王奇生在《天下得失》一书中写道,他读三四十年代的蒋介石日记,一个深切的感受,是他对部下和身边人的评价大多是“无能”、“无用”、“愚蠢”、“幼稚”。
       在书里,王奇生记录了几则蒋介石常在日记里感叹的话:“世道日非,人物横流,欲得一贤能之士为助,如何求之。”“所用之人,所有机关,几无一如意。”“对内对外,对老对少,对文对武,皆须以一身亲当。”
       由于对人不信任,蒋介石只好亲力亲为。上个世纪30年代曾任江西省政府主席的熊式辉曾当面建议蒋介石“不用日理万机,陷于事务主义之深坑……事事躬亲,终必俱误”。
       熊式辉还以“一等人用组织,二等人用人,三等人用手”来进谏。蒋介石则以“中国人才太少,委之事权,类不能达成任务”相辩。
       在蒋介石看来,军事将领“无能”,只好自己越级指挥;行政干部“无能”,只好兼职数十。
       1948年8月,当三大战役发展的重要关头,蒋介石决定召开“三年来戡乱检讨会”。
       就在会议前一天,国民党召开中央政治会议。刚就任国防部长两个月的何应钦在会上直接指责蒋介石越级指挥和独揽人事权力,使会议气氛紧张起来。
       蒋介石在8月2日的日记中愤激地写道:“敬之(即何应钦——引者)又在政治会议中特提指挥军队未经过其国防部转行手续,并称人事团长以上皆由总统决定,不经过评判会手续,以军事失败责任,彼全推诿而归总统一人负之,并有鼓动委员提议军事指挥与人事职权重新决定移转于国防部长执掌之议。此诚可痛可叹之事。彼不知负责,不知立信,而反乘此时局严重、人心傍皇之时,竟有此意,是诚万料所不及也。”
       8月7日,蒋介石又写道:“近日以何、桂等态度言行,无形中损丧统帅威信,一切军事失败罪恶均归于余统帅对部队直接指挥。而问其直接指挥何一部队,是否为命令,抑为将领直来请示,以及该区总司令请求余直接手令督促该属之军、师长者,则余不能不批复其来请示与不能不直接督导,而并非余越级指挥之过……因之对于军会将领急欲有所表示,而又不忍自白,恐失威信,故心绪抑郁比有冤莫诉更为难堪。”
       金以林评论道,在蒋介石看来,手下之人理应听从于他,若非自己指导下级,将领们就不知道要怎么做。
内战时期蒋介石与毛泽东的对比
       金以林在胡佛研究所里所抄录的日记部分,时间跨度从1948年到1949年,当时正值三大战役。
       抄完蒋介石这段时期的日记,金以林感叹道:这个日记就应该公开发表出版。这段日记带给金以林最深刻的感受是,“蒋介石真笨,他就该失败。毛泽东就是厉害。”
       金以林认为,蒋介石的确在打军阀时有自己的一套,但和中共比较时,却相差甚远。“在整个内战中,毛表现出来的大智慧和蒋的刻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1946年6月,蒋介石以围攻中原解放区为起点,发动了全面内战。从蒋介石和毛泽东在内战中发表的演讲、以及蒋的日记,可以看到两人的差距。
       在《1949解放》一书中,葛红国、裴志海两位作者分析,蒋介石自恃拥有远较共产党方面强大的军事力量和经济力量,其中包括美国给予的大量援助,以为可以凭着这些力量很快地消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和解放区。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