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幸运飞艇公众号群【进群微信号:11187552】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故事会 >

退伍季,老兵办了场故事会

时间:2018-05-26 08:02 点击:
“老兵故事会”的做法很快在该旅推广开来。8月25日,在舟桥二营举行的“老兵故事会”上,四级军士长宰金金登台讲述自己5次参加比武考核斩获荣誉背后的故事,激

退伍季,老兵办了场故事会

  “老兵故事会”的做法很快在该旅推广开来。8月25日,在舟桥二营举行的“老兵故事会”上,四级军士长宰金金登台讲述自己5次参加比武考核斩获荣誉背后的故事,激励上等兵们矢志军旅。 毛 盾摄

  “离退伍回家还有21天……”听到上等兵林浩说出这句话时,第71集团军某旅班长赵雪城感觉胸口像是被人擂了一拳。

  就在半个小时前,连队组织武装5公里越野考核,赵雪城还专门拿秒表给林浩卡了下成绩:19分28秒,这个兵素质不错。

  当兵两年,林浩的成长进步赵雪城都看在眼里。刚入伍时,林浩瘦得像“芽儿”,俯卧撑做不到10个,3公里跑不及格,身体稍微受点凉,就会感冒发烧。

  这样的“开局”,却被这个小个子兵拼出了精彩:如今,单杠1至7练习林浩能随便做,体能在连队稳居上游,专业技术也能和一些老兵一较高下。

  今年4月,部队转隶移防到新单位。告别老营区那天,林浩面对军旗,举起右拳呼喊“服从改革大局,投身强军实践”。见此情景,赵雪城打心眼儿里高兴,“真是个好兵苗子!”他甚至盘算着要把这些年自己积累的经验都传授给林浩,“等过个两三年,可以接替我当班长”。

  眼前,林浩嚷嚷着要退伍回家,这让赵雪城有些接受不了。虽然平常聊天时,林浩也曾抱怨过新单位训练标准更高、管理更严格、条件艰苦,让人一时难以适应。“但因为这些,就要放弃本可以更加精彩的军旅吗?”

  赵雪城很想找林浩聊一聊,和他说说自己这些年经历过的士官选取故事。

  有这样想法的老兵,在这个退伍季里,不止赵雪城一个。

  老兵的担忧——

  走留咋能是一时冲动的选择

  班长黄威也在为士官选取的事情操心。在前期的思想摸底中,班里4名上等兵,3人都在观望其他战友的走留,“跟风”“随大流”很可能就是他们的选择。

  黄威心里清楚,这次面临士官选取的群体有些特殊:军衔都是上等兵,年龄大多在20岁左右;两年时间,他们在军营里打下了一定基础,却谈不上对军旅有深刻认识;不少人对改革后的不确定因素有所顾虑,缺乏理性成熟的思考……

  这些天,上等兵之间流传的一些顺口溜让教导员李广峰听着有些恼火:“手机游戏装几款,回家一起去组团”“新的专业玩不转,兄弟你们好好干”……因为不能随心所欲玩游戏,不敢接受岗位变化带来的新挑战,就要退伍,这是理性的选择吗?对于战士们可能做出的“非理性”选择,他忧心忡忡。

  去年士官选取中的一场小波折,让他至今难以释怀:几名原本想要留队发展的上等兵,因为追求所谓的“自由自在”,几乎在一夜之间跟风选择了退伍。事后,他们又打电话回连队,表示后悔过早离开了部队。

  如果他们留在部队继续发展,会是什么样呢?有时候,李广峰会想,且不说他们有机会在副班长、班长的岗位上锻炼,要是能成为业务骨干,也能在各项任务中磨练成长吧……

  如今,看着又一批上等兵站在了军旅生涯的“十字路口”,李广峰决定做点什么。他在全营广撒“英雄帖”,想围绕士官选取搞一场“老兵故事会”。他觉得,靠自己的一堂教育课来让上等兵们冷静思考或许有点难,但如果让与他们朝夕相处、又是“过来人”的老兵走上讲台,讲述亲身经历,或许更能给人以触动、思考和启迪。

  这一想法与不少老兵不谋而合。赵雪城、黄威、阿克阿加……很快,响应的老兵达到了30多人。

  “这场故事会不是搞说教,而是要大家以‘过来人’的身份和上等兵们聊聊士官选取中你们所经历的选择,以及这前前后后的故事。”一连两天,李广峰试听了所有人要分享的故事。这期间,他用已经沙哑的声音一遍遍阐述自己的初衷。

  老兵的故事——

  声声叩问引发走留的思考

  没有鲜花和舞台,也没有精美的幻灯片,搭起一张书桌,架上一支话筒,尽管准备得仓促,8月13日晚,“老兵故事会”还是如期举行了。

  中士班长黄威第一个走上讲台。黄威说,自己当兵6年来,班里一共有13名战友服役满两年后选择了退伍,前不久,他给这些老战友打了一圈电话,了解到其中有人仍然在一次次的工作变换中“晃荡着”。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很多人退伍前都相信自己能闯荡出一番名堂,可闯荡是指有目标的拼搏,而晃荡则是漫无目的地混日子。一字之差,两重人生。战友,你想好自己退伍后是闯荡还是晃荡了吗?”

  黄威的发问,让坐在台下的上等兵张瑞打了个激灵。原本,他也打算退伍回去闯一闯。可听完黄班长的故事,再掂量自己的情况,他开始慎重考虑了,“留下来,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站到台前,下士邹真分享的是一个关于“自由”的故事。几天前,邹真接到了他曾带过的一个兵打来的电话。电话里,退伍的战士对邹真说,“班长,真想能再回军营,过几年热血生活。”

  当初,那个战士是因抱怨部队管理严而选择退伍的。刚回去的那段时间,没有了纪律约束,他就像“脱了缰的野马”。但后来,他还是找了一份工作,开始了加班、奔波。再谈自由,这个退伍兵感触深刻:“在部队,限制自由的是规章制度,它像一个框,边界之内都是自由;退伍后,限制自由的是生存竞争,你要活得更好,就要付出更多的自由……”

  讲着讲着,邹真也有些懊悔,“当初,要是好好劝劝他,让他有个更理性的选择就好了!”他希望,现在给战友们讲讲还不算晚。

  老兵的故事一个接着一个。是我适合留部队还是部队要我留?留队是无奈之举还是积极选择?个人前途是“随波逐流”还是“由我做主”……故事的最后,他们发出一声声叩问,在上等兵们的心海里掀起一阵阵“风暴”。

  从故事会现场回连队的路上,走在队列里的林浩几次踩到了前面战友的脚后跟。他说,自己的确需要静下来好好想一想未来该怎么发展。

  老兵的心愿——

  冷静选择,无论走留都为你祝福

  上等兵顾腾原本打算退伍回家。他坦言,当连队干部劝说他留队时,自己心里是有些抵触的,认为他们只是“例行公事”。

  听完班长赵雪城讲述的两次士官选取经历,他对此有了新的认识:“若有领导劝说你留下时,其实是认为你适合在部队发展,有培养价值。”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