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幸运飞艇公众号群【进群微信号:11187552】    
当前位置: 首页 > 语录大全 > 思念的句子 >

怀念章汝奭先生:他是一位纯粹的知识分子

时间:2018-05-30 17:52 点击:
原标题:怀念章汝奭先生:他是一位纯粹的知识分子 九旬文化老人章汝奭辞世后,作为与章汝奭先生交往二十多

原标题:怀念章汝奭先生他是一位纯粹知识分子

九旬文化老人章汝奭辞世后,作为与章汝奭先生交往二十多年的晚辈,资深艺术顾问石建邦专门撰写了回忆文章发给“澎湃新闻·艺术评论”(),文中提到“ 他早年退出书协,并批评沈尹默等始作俑者是帮倒忙等等,听起来确实蛮刺耳。但了解了他的身世经历,以及学问襟抱以后,你会感觉忠言逆耳,老先生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忧世伤生,满溢着深刻的文化关怀。”

怀念章汝奭先生:他是一位纯粹的知识分子

章汝奭先生
9月7日上午,秋雨迷离,我正在外面办事,突然接到友人来电,告知我章汝奭先生已于早上六点多辞世。闻此噩耗,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自从今年2月底先生因心肺衰竭住院以来,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但真没有想到竟来得如此突然。
就在上月初,我和李天扬还去医院探视。那天章先生精神尤健,兴致很高,躺在病床上和我们大谈起写字笔法问题。他随口背诵唐孙过庭《书谱序》里面的句子,逐句解释其中要义。记得当时他还说等他康复了,回去把这个问题好好梳理梳理。看他那天的气色,都比前几次要好,我们见了心里非常欣慰,觉得老先生真有神天佑护,每次都能逢凶化吉,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很多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老先生一生曾先后得过三次大病,每次都非常凶险,但他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躲过劫难。第一次是他27岁时,罹患开放性肺结核,吐血不止,躺在床上等死。家里变卖所有财物,全力救治,半年后病灶钙化,竟奇迹般痊愈。第二次是在1980年,他突患胸腔肿瘤,来势凶猛。经过上海各大医院的专家会诊,许多人说是恶性淋巴瘤。结果侥天之幸,开刀一看,是良性畸胎瘤,虚惊一场。也是从这一年开始,章先生虔心向佛,写下平生第一通蝇头《金刚经》。第三次则从2004年底开始,他先后三次突发心脏病住院抢救,最后做了心脏瓣膜大手术,方始转危为安,康复出院。他说冥冥之中,是佛祖救了他,于是更加敬礼三宝,日日以写字抄经为乐。

怀念章汝奭先生:他是一位纯粹的知识分子

章汝奭书法
作为晚辈,自1994年以来,我有幸拜识章先生前后长达二十三年。回顾这些年来辱承先生教诲,深感受惠良多,没齿难忘。临文之际,千言万语,真不知从何说起。
在许多外人看来,章先生好象脾气古怪,为人耿介甚至狂狷。确实,他对许多看不惯的事情绝不妥协让步,名士气很重。他的斋名“得几许清气之庐”,就让人感觉很孤傲、很清高,一副与社会不妥协,不苟且,不合作的态度。他早年退出书协,并批评沈尹默等始作俑者是帮倒忙等等,听起来确实蛮刺耳。但了解了他的身世经历,以及学问襟抱以后,你会感觉忠言逆耳,老先生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忧世伤生,满溢着深刻的文化关怀。他崇拜屈原,《离骚》等名篇背得滚瓜烂熟,而且经常写成蝇头小楷送人。传统文人士大夫的精神因子在他身上表现得非常充分。完全可以说,他是一个纯粹知识分子
他一向反对把写字叫做书法,只把自己的作品称为书作。当年为他出版作品集,他坚持叫书作集。而且,他很不赞同所谓的书法创新,认为这门艺术像京戏像西方古典音乐是没有办法创新的,你创新了就不是传统的书法艺术了。另外,对于“我们要理直气壮地反对传统”等言论,他也是深恶痛疾的。因为这样耿介固执的脾气,当年老先生在他家里介绍我认识白谦慎先生。白先生当着他的面题赠了一本《傅山的世界》给我,出了门他又从包里拿出那本《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送给我,他说他怕老爷子看到不开心。

怀念章汝奭先生:他是一位纯粹的知识分子

章汝奭先生
其实,接触时间长了就发现,老先生是个热心肠的人,就是要求太高,看不得人家乱来。很多当代书法中坚都曾拜访过他,有的与他保持多年的交往。对于认真求知的年青人,他是非常爱护的。对于市面上吵吵嚷嚷的庸脂俗粉,他则经常摇头苦笑,“你说他不好,他说你不懂,没有办法。”
每次去拜访他,听他聊天,很长知识,会学到很多真知灼见,而且往往是以小见大,从许多细小的地方生发的。他说所谓艺术,就是一个人如果把一样东西能做到极致,那就是艺术。因此他的眼界并不狭隘,虽然固守书学传统,但也并不拒绝西方现代的艺术,像毕加索、赵无极等人的绘画,他也欣然接受。对于历史上的书家优劣,他都有自己的判断,往往一分为二。比如对老乡文徵明,章老认为他的小字尖薄,气格不高,但他的擘窠大字则写得很有气势,非常难得。对于自己的字,他也是精益求精,能够不断地否定自己。早年遒丽亢爽,晚年则更加朴厚凝重。他平生喜欢杜甫、苏轼、陆游等大家的诗作,陆游曾说作诗要做到“诗到无人爱处工”,章老改了一个字,要求自己的字做到“书到无人爱处工”,这是很高的境界。

怀念章汝奭先生:他是一位纯粹的知识分子

章汝奭书法
章老师是个地地道道的读书人。读书先从识字开始,他最看不得人家写错别字,念白字。平时和他谈话聊天,碰到不识的字,他会随时拿起身边的那部旧旧的《辞海·词语分册》查找,几乎被他翻烂了。他的作品集上偶尔有几处印刷错误,每次总要不厌其烦用毛笔细心改正后郑重送人。有本他的自述,里面舛误实在太多,改不胜改。弄得他后来索性不愿意送人了,同时也关照我轻易不要再在外面传播。
老先生读书之细心也令人敬佩。他手边有一部中华书局早年影印的教忠堂本《唐诗别裁集》,清代沈德潜编的,封面已经翻得脱落了,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他的蝇头小字眉批,是他历年积累的读书心得。这种死功夫,也许一般人是不屑于下的,但他乐在其中。他读书能常常有所发明,见常人所未见。比如杜甫的那首名篇,“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他认为这不是表达作者对春雨的愉快心情,而是杜甫希望得到朋友接济帮助,但碍于面子又不希望人家公开施舍嚷嚷的复杂心情。只有经历过许多坎坷蹭蹬的人,才有如此体察入微的会心。还有苏轼的《前赤壁赋》,他则纠正了《古文观止》等通行本子的句读错误,这是一般人所容易忽略的。他经常书写一些楚辞汉赋、唐诗宋词等名篇,末尾总会写上一两句自己的心得感悟,画龙点睛,启迪读者,这也是其书作的一大特色。
章老以小楷名世,尤其他的蝇头小字,小字有大气象,举世公认。他说自己的小字有些方面超过了古人,至少超过了文徵明。开始我也将信将疑,觉得老先生未免有点狂妄。后来,编了他的书,接触了他的许多作品,更主要是自己年齿渐长,知道了一些外面的好歹以后,我是深信他的这一说法的。其实小字之外,他的行草书也是很有看头。还有他的大字,尤其是题匾额招牌,也是可以和古人比一比的。有心的朋友可以看看他题写的“上海音乐厅”和“王家沙”。他题匾额,坚持原大,认为放大的字体往往失去原作的韵味。好比雕塑,什么尺寸写什么样的字,一放大就不对了。记得上海海关专科学校的图书馆专门请他去写馆名,每个字几有桌子那么大,他写了两次,最后完成了,很满意。当时他已经八十多了,回来和我们兴奋地讲起。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