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赛车信誉群:站长推荐+接待【55523048】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誉赛车 > 幸福日记 >

中央托儿所保育员日记面世 曾更名"洛杉矶托儿所"

时间:2018-12-04 11:31 点击:
“中托”的首批孩子中有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维汉的儿子李铁映,之后,左太北、刘太行、邓琳、任远征、黄文、杨小平、白克明等等也来到这个托儿所。

中央托儿所保育员日记面世 曾更名"洛杉矶托儿所"

中央托儿所保育员日记面世 曾更名"洛杉矶托儿所"

中央托儿所保育员日记面世 曾更名"洛杉矶托儿所"

  建在土窑洞的“中央托儿所”,居然名为“洛杉矶托儿所”

  从延安到西柏坡,最后落脚北京万寿寺

  首批孩子中有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维汉的儿子李铁映……

  众多红色后代在这里度过童年

  今天,一份当年保育员的私人日记

  披露了这个“共和国摇篮”的种种真情往事

  记者在藏家处看到的这份珍贵日记原件,大约有十余万字,记录的时间是从1948年至1950年之间。从日记行文中,只能辨识出作者姓李,女性,但找不到她的全名。

  从日记本身来看,文学性并不强,不只是作者对记录的事情交待得不够清楚、完整,而且不难看出作者的文化程度不高,语言也不甚通顺。但是,考虑到其记录的时代和所处的环境,一位中央保育院的普通工作人员,能够在战争年代记下这些朴实的文字,十分不易。更为难得的是,这份新中国成立前后完成的文字记录,历经战火和世事变迁能辗转存世,实属罕见。

  在新中国成立65周年之际,这份当年中央托儿所保育员的私人日记首度面世,为我们披露了这个哺育了众多红色后代的“共和国摇篮”的种种凡人琐事。

  从日记中记叙来看, 作者1944年在家乡参加革命,1945年1月到延安,就在中央托儿所工作。她略显生涩的手记记录了从1948年3月从延安迁至西柏坡,1949年4月又从西柏坡迁到北京万寿寺,自己作为保育员的生活琐事,让我们真切地感知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同时,她还重笔记录了与中央托儿所的创始人丑子冈所长的交往,真实描述了这位传奇革命妈妈的人生片段。

  “一个同志思想有了问题,三位首长便一同叫他来谈话;党内的一切决定不和支干商量,反而和行政首长商量。这些事引起一些人的不满。”

  1939年下半年,中国正处于抗日战争的硝烟之中,为了让前方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安心抗战,中共中央决定在延安创办中央托儿所,原是中央书记处的驻地蓝家坪半山腰上的八九孔窑洞,就成了中央托儿所的诞生地,丑子冈同志被任命为首任所长。

  1942年,远在大洋彼岸的洛杉矶爱国华侨及国际友人,给物资匮乏的中央托儿所捐助了一批药品、玩具、食品和生活用品等,为了感谢洛杉矶侨胞和美国友人,有关部门决定将中央托儿所更名为“洛杉矶托儿所”。这所托儿所后来随着中共中央从延安辗转至平山县西柏坡,1949年4月又从西柏坡迁至北京海淀区的万寿寺,改名为军委直属机关保育院。

  “中托”的首批孩子中有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维汉的儿子李铁映,之后,左太北、刘太行、邓琳、任远征、黄文、杨小平、白克明等等也来到这个托儿所。孩子们都叫担任托儿所所长的丑子冈“丑妈妈”。

  托儿所生活非常艰苦。吃的粮、穿的衣服都要到几十里以外的供给部去背,丑子冈经常担负这一任务。她去东山背棉衣,沿途人烟稀少,吃不上饭、喝不上水,有时还碰上狼;她到新市场去买菜,要趟过河水;给孩子洗澡,要到山下一担一担地把水挑上来,然后生起火来把窑洞烧暖。这许多工作,大部分由她承担。星期天别的同志轮班休息了,她和所里其他同志还要接待孩子家长、代别人值班。每次下大雨的夜里,她都不能入眠,一遍一遍地查看窑洞是否安全。

  1946年,国民党军队向各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同年11月,党中央指示延安的非战斗人员提前转移。中央托儿所有90多个孩子、20多个工作人员,转移起来非常困难。她们把自己喂的猪杀了,做成可以在路上吃的食物;把小床改成“驮床”,放在牲口上,一边一个;吃的、穿的、行军所用的一切东西都得带上。后来,托儿所转移到河北省平山县。

  在战争年代,转移是“家常饭”,托儿所成了“马背上的摇篮。” 丑子冈妈妈带过的孩子,后来大多都成了国家栋梁之才,至今提起丑子冈,都很怀念这位“丑妈妈”。1949年4月,中央托儿所从平山县迁至北京。丑子冈同志提前赶来为托儿所选址,最后选定海淀区万寿寺。

  据小李日记记载,1948年初,中央托儿所刚从陕北瓦窑堡转移到陕北三交不久,就因敌机轰炸被迫计划再次转移。条件极差,孩子们患病的不少,延安又缺药,保育员都急得团团转。日记里有这样生动的记录:“防空出了乱子,天阴了,没有地方玩,更没有好的比较干燥一些的地方睡觉,所以大人孩子的病日见增加了。护理上有困难,没有护士,又没有房子,所以无法隔离,就把前两天新提拔起来的护士调来管理发烧热病的一切。结果把平常最普通的东西,查体温、登记都搞错了。比如,发烧39.1度被记成了‘+9度’。所以在晚6点钟,我又去检查,发现这位护士喂药时又把酒精当作药给孩子吃(喝)了。”

  在从延安转移到西柏坡的日子里,不断遭到敌机轰炸,小李日记中断了一个月,可见转战途中之艰苦。1948年3月15日,托儿所全部幼童和保育人员平安到达河北平山县西柏坡。刚安顿下来,大家又开始马不停蹄地安排开办“全托”,即全日托管的托儿所。

  从日记中我们还看到,托儿所作为中央机关的一部分,紧跟政治动向,开展学习运动,有“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的所谓“三查”运动,也有对毛主席讲话的学习活动。小李认为这些运动,包括整风,对纠风气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同时也有过左倾向。她在日记中很认真地提到“三查”时出现了“过分民主”和“不民主”的极端现象,例如1948年4月28日就这样写道:“选模范时,群众并没有一致同意,组织却硬选了个别同志;有人想向模范指出缺点、提点意见作为今后的希望,但到表决时,上面又不让他再举手发言了。”

  她还特别提到关于党内民主的问题,“一个同志思想有了问题,三位首长便一同叫他来谈话;党内的一切决定不和支干商量,反而和行政首长商量。这些事引起一些人的不满。”

  “村里的老百姓和丑子冈妈妈更有动人的情感,如他们有些人说:‘我愿我死也不愿叫丑所长走!’另外一个人还说道:‘您走到哪里我跟到您哪里!’有的老百姓听说我们将要走了,准备了许多东西送我们吃。”

  在这份日记中,提到最多的一个人就是“妈妈”丑子冈。

  丑子冈,湖南省长沙市东边乡俞家岭人,1907年出生在一个贫民家庭。她15岁考上湖南长沙公立医院护士训练班。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她参加了国民革命军第四后方医院,随军到了江西。在江西,丑子冈接触了一些共产党员,受到革命思想影响,1935年参加革命工作,1938年初在江西,她由陈少敏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由江西到延安。在延安做过陕甘宁边区保育委员会的干事、中央疗养所和中央医院的护士,还当过中央医院合作社主任。她从事幼教工作是1939年到延安,中央成立托儿所工作始,一直到她1962年去世为止。

  1954年12月21日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届全国政协会议上,丑子冈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还担任了全国妇联执委。

  记者曾有幸看到过丑子冈1949年进入北平后的一册工作日志,首篇就是记录托儿所搬迁到北平万寿寺之后的工作布置:

  “1949年4月19日: 从本月十七号来到北平万寿寺,今晚全体人员分组开会,讨论事项如下:

  (一)检讨行纪律,要大家提意见,对领导(上)及全体同志们。

  (二)按北平具体环境如何进行工作,想注意一些什么问题。

  a、作息时间(工作、学习、生活)。

  b、节省方面如何进行。

  c、纪律问题。

  d、作风问题。

  e、学习入城纪律,现在测验有多大收获。

  f、大家过去都写了入城计划,现在可以检讨一下执行了多少。

  g、防空问题。

  h、做预算设备,警卫门户问题、很快要恢复夜班、请工程设计修建问题、中组部合并问题、印各种表格。

  准备收三百个小孩

  二岁至三岁的收五十个

  三岁至五岁的收二百个

  五岁至七岁的收五十个

  现有小孩91名

  现有工作人员:雇一个看门、打扫厕所,作息时间从明天打钟,垃圾向什么地方倒,对空袭的危险性进行上课。

  1949年5月22日:召开党员会议,研究发生小孩流行性感冒问题。

  病来的原因:1、天气冷热不均;2、脱被子,盖不好;3、坐地。

  预防办法:1用盐水漱口;2、点鼻子;3、喝姜糖水;注意被褥;病儿脱班。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