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幸运飞艇公众号群【进群微信号:11187552】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话语 > 感谢的话 >

“感谢最初说真话的医生!” 温州老板一家成功自救

时间:2020-04-09 22:28 点击:
“感谢最初说真话的医生!” 温州老板一家成功自救

  2月20日晚,黄国明看到微信群里通知各商户延后营业,眉头又皱了一下。

  类似消息他已收到两次:第一次告知15日左右开业,第二次告知21日恢复营业,但最终都临时更改。

  51岁的黄国明,是武汉华南眼镜城的一名温州商人。或许很多人不知道华南眼镜城,但如今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一定都听过眼镜城楼下的华南海鲜市场。

  2020年1月1日,华南海鲜市场整顿休市。此时,楼上的华南眼镜城仍正常营业。1月6日左右,黄国明接到通知,11日开始全部休市。

  随后,疫情消息蔓延开来。让黄国明庆幸的是,一家人幸运躲过。

  至今,华南眼镜城已停业1个多月。各地陆续复工,但对黄国明来说,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听到“谣言”,全家人戴上口罩

  2004年,华南眼镜城开张,黄国明是第一批入驻市场的商户。

  华南眼镜城和华南海鲜市场一样,都属于华南集团。海鲜市场在一楼,分为东西两区。眼镜城在2楼,面积一万多平方米,商户有一百多家,也分为东西两区。

  黄国明的“华视眼镜”位于在东区,一百多平方米,在市场算是小规模,平日由黄国明夫妻两人打理。刚开业前几年,一直亏损。黄国明扛着压力往前走,2007年之后,他的生意慢慢走上正轨。期间,随着小儿子出生,黄国明一家在武汉安家落户。

  和黄国明一样,眼镜城100多家商户中,大概有20多户温州人。

  温州人喜欢吃海鲜,黄国明会去楼下海鲜市场买点螃蟹、基围虾,但不会去碰那些野味。

  据媒体报道,2019年年末,黄国明的朋友圈和微信群,开始频频出现“武汉出现类似SARS感染的病例”的消息。黄国明第一直觉选择“相信”,因为消息源指向医护人员内部。从12月31日起,家里人都戴上口罩。

  不料第二天,有关部门出来辟谣,说“不是SARS,专家说暂时没有人传人。”后来黄国明还听说,有八名医生被训诫。“老百姓哪里懂这么多,也就觉得是一般肺炎。”黄国明说,大家原本紧绷的神经又放松了下来。

  楼下海鲜市场停业后,黄国明和其他商户偶尔下楼,去围观市场如何整治卫生,还打探那个“一般肺炎”有什么新情况。“当时很多人都在想,要整治多长时间?年前能不能开?”黄国明说。

  中止儿子培训班,提前返回温州

  但事态进展,让黄国明措手不及。

  1月6日,眼镜城商户接到通知,提前休市。当天,黄国明还听市场里的人说,有几家商户被感染,已经住院了。

  随着各个渠道的消息越来越多,紧张的氛围迅速蔓延。由于所在区域位置敏感,黄国明格外警惕,开始重新审视之前的“谣言”。

  提前停业之后,他和妻子除了送儿子上学、培训,几乎就待在家里不出门。

  据媒体报道,送孩子上学路上,黄国明发现,当时,武汉戴口罩的人很少。孩子回家还问,“为什么要戴口罩,班上其他同学都没戴,很奇怪。”黄国明说,“你别管别人了,自己戴好口罩!”

  儿子的课外培训,原计划1月20日结束,前一天晚上9点多,黄国明综合之前的信息,临时做了个决定:第二天回温州。

  连夜订机票,收拾行李后,黄国明一家戴着口罩,登上回温州的航班。他看到,很多乘客、机场工作人员都没有戴口罩,黄国明和妻子嘀咕了一句,“大家都不太重视。”

  登机之后,空姐悄悄地对他说,“你们一家防护措施做得真好。我也想戴口罩,但是现在上面不允许。”从她眼神里,黄国明看出,其实她也很担心。

  感谢最初那些敢于说真话医生

  到达温州机场,黄国明一家坐上提前订好的网约车,直接回了老家瑞安马屿镇儒阳村。

  在黄国明的原计划之中,1月22日他将在老家办乔迁宴。但早在15日,他就挨个打电话通知亲戚朋友,取消聚餐。“一方面担心万一身体出状况回不了家;另一方面也担心人太多,万一感染怎么办。”

  黄国明说,出于谨慎,回温州后,他取消了所有应酬,也不让亲戚来上门走动。刚开始两天,黄国明的亲戚朋友办了几场乔迁喜宴,但他们一家人都没去参加。

  23日武汉“封城”,浙江马上启动一级响应。黄国明所在的村里不再让办红事了,大部分农村的酒席都被相继取消。

  黄国明一家也被正式隔离,由村委会帮忙采购生活所需要的物资。

  在家隔离的日子,黄国明和家人起初仍有些担忧,他听说停业之后,市场有几位温州老乡被感染。“我在电视里看到,有一位我们眼镜市场的商户感染了,情况还比较严重。他住在金银潭医院,自己都快要放弃了,但最后被抢救过来。”

  在焦虑中观察了几天,黄国明悬着的心稍微放了下来。

  他宽慰家人,“我们的防护措施做得早,离开市场也10多天了,不会有事的。”

  安全渡过隔离期,黄国明的心才算真正放松了下来。此时,他不仅庆幸自己的每一次举动,也想感谢最初那些敢于说真话的医生。“对他们非常崇敬,如果当初没有看到那些消息,我可能就被感染上了。”黄国明说。

  市场何时重开,目前仍是未知

  最近,随着全国各地陆续复工,黄国明有了新的担忧:他的眼镜行生意。

  往年这时,正是黄国明最忙的日子。开学季,学生配镜需求增大,除了店里的零售,下面县市的商贩也会来拿货。

  为了应对春节后的销售高峰,黄国明在元旦前夕早早备好了货。“100多万元的存库,如今全堆在店里。”黄国明说,眼镜虽然不像服装有季节性,流行趋势变化快,但这两年产品更新速度快,又受到网店的冲击,时间久了,也会积压货品。

  2019年下半年,黄国明还拿出一笔不小的资金,更换了店里的验光配镜设备。“买的都是进口日本设备,价格比较高。现在钱压在这些上面了。”黄国明有些焦急。

  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市场的商户不得不仓促关门。“关门之后,很多商家的订货还在路上。刚开始,不少人还要冒险回到市场,将货物安置好。”黄国明说,在商户群里,大家起初还讨论着春节过后应该就能正常营业,但后来无人再提了。

  黄国明告诉记者,市场有几家大的批发公司,货物资金的影响已压得他们喘不过气。

  “现在大家就想着市场早点重新开门。万一不能再开,也要想点其他出路,毕竟还要过生活。”黄国明说。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